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福建:一个坚强不屈的弱者魏香平

1479

 

 

 

一个坚强不屈的弱者 ——魏香平

她名叫魏香平,又叫魏英——是个告了19年之久的上访人。从1990年开始至今。她每年都要到北京告状,并且至少一次!也每年都要被抓回,也至少一次!19年来,她被公安等有关部门抓捕高达71次!被关进拘留所里是“家常便饭”。有时,有关部门也会给她换换口味——将她关进“疯人院”。一天,她在自己的告状服上添加了名副其实的“福建上访乞丐”这6个字后被升级了——关进看守所,随后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如此不断的周而复始!如此不断的雪上加霜!如此不断的不屈不挠!勿庸置疑,魏香平是个弱者,但她却是个坚强不屈的弱者!

然而,为什么有关部门宁可耗费纳税人上百万元的巨资使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来不厌其烦的迫害她,却怎么也不肯放下架子来解决她的问题,更不想制裁那些曾或多或少地侵虐过她的权贵们呢?答案其实很简单:就是独裁政府的本性所至!

一、从案发到层层诉求:

魏香平的家在福建省福清市东瀚镇的北营村。她原本在一个虽不富裕但却勤劳质朴的普通农民家里安居乐业。生有一儿一女。然而,一次入侵行径彻底地改变了她和家人的人生规轨迹——从此,走上了这条告状不归路。这一告,竟是19个年头!

1990年,她全家赖以生存的猪栏和积肥地被财大气粗的林孔清给强行霸占建高楼,她据理力争被打进医院,而林孔清却顺利地建起了高楼。出院后,她告到法院,这时候如果法院能够真正的主持公道,这起纠纷也就能够平息。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不仅法院没有帮她要回公道,还遭受到林孔清更加肆无忌惮的羞辱。1991年的一天,林孔清拿出一张请法官吃饭的票据冲她挖苦道:“我有钱请客搞关系,你拿去告吧,料你也没地方告。”这张票据她收藏至今,也鞭策至今。

诚然,她不服,她要告,但她却因此遭受更多更大的侵虐,也的的确确应了林孔清那句“没地方告”的话。她从镇政府告到市政府,又从市政府告到省政府,最终,她不得不告到了中央政府。

二、第一次重大转折:

1994年是她告状生涯中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开始了因告状而被抓捕、关押的苦难历史:

1994414日在告状途中被福州市五凤派出所抓捕,关押两天两夜;

1995年年初福建省“两会”期间被福清公安抓捕,关押四天四夜;

19951014日福建省党代会期间被福清公安抓捕,关押七天七夜;

1996年福建省“两会”期间被福清公安抓捕,关押两天两夜;

19961128日,朱鎔基到福建视察期间,被福州市公安抓捕,关押几天忘了;

19973月北京“两会”被福清公安抓捕,关押七天七夜;

19978月在田里干活被抓捕,关押进疯人院,弟弟帮她写下“不告状”的保证方释放;

199923日晚上10多被福清公安抓捕,关押进镇派出所;

1999101日共和国五十华诞,在福州的“天安门”五一广场看升旗被时任的福清市东瀚镇纪委书记林同泰殴打至左眼球破裂,法医鉴定“轻伤偏重”。对此,福清市人民法院居然作出《关于魏香平(魏英)控诉林同泰故意伤害不予立案的决定》;

20003月,北京“两会”期间被北京丰台区公安抓捕,押进收容遣送站关五天四夜,福清公安押回继续关押;

2001213日被福清抓捕,关押16天,提起行政诉讼,一二审均败诉;

20023月北京“两会”期间告状,被福清公安抓捕,押回福清关押;

20033月北京“两会”期间,在天安门广场吃安眠药被有关部门抢救;

20043月北京“两会”期间告状,再次福清公安抓捕,押回福清关押;

三、第二次重大转折:

2005年是她告状生涯中又一个重大转折——判刑入狱:

这年3月,全国“两会”尚未开始,她就早早奔赴北京。随即便被有关部门抓捕。她深感不服!释放后,她偕丈夫林瑞华一起再次赴京告状,被双双抓回。同年99日上午,万般无奈的她在自己的告状上服添加了“福建上访乞丐”这6个字,到省政府告状,被拘留15天。同年12月,她再次穿上这件告状服赴京告状,又再次被抓捕,而这一次,她被押进了看守所。半年以后被判有期徒刑2年!刑满释放时她骨瘦如柴,以至弱不禁风。然而,当她的脚一迈出监狱那道门槛就直奔伟大首都——北京。其结局依然是抓捕,拘留。

四、第三次重大转折:

可以说,2008年是她告状生涯中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网络媒体关注:

在这个国度里,诸如此类的上访者比比皆是,具有普遍现象和普遍意义,也许正因为如此,自称“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的“六四天网”报道到了这名“弱者”的情况,并且,频频的及时报道。这无疑惹恼了有关当局。其结果仍然逃脱不了抓捕关押的命运!在这一年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来榕视察,她的临时住所竟被三四十名警察和政府官员包围,直至李克强离开榕城。

现如今,魏香平的家早破烂不堪,杂草丛生,甚至摇摇欲坠。一家人过着长期的流亡生活。

我被这名敢与这个世上最大的独裁政府抗争的农妇之举给深深的感动了,也被她遭遇不断的迫害给深深的刺痛着。 我不知道她的上访之路还将走多远,更不知道她那柔弱的生命还能够支撑多久,我只知道她的身体每况日下,并且,越来越老,越来越老……为此,我在帮助她清算这一笔笔罪恶的同时,也更加强烈地要求中央政府——

请睁开眼睛看看这越来越庞大的上访大军吧!

请废除这种愚弄百姓而又劳民伤财的信访游戏吧!

请尽快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吧!

请将“依法治国”的口号赶快从嘴巴变为行动吧!

本文撰稿:范燕琼

写于2005年12月【魏香平被刑拘时】

改于2008年12月【第八个法治宣传日】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