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给东京给友人f的一封信——

1471

给东京给友人f的一封信——

f:您好
首先我要对你说,我喜欢直言!因为,我自己也同样地直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离得开世俗,并且,这场官司也的的确确以作了个最终的了断。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对你说:我实在不是仅仅只为了一个字!!!
人们常说:上帝是公平的,可我却要说:上帝其实并不公平!
我的生长环境恐怕正与你恰恰相反——我是从一个地狱般的家庭里挣扎着活过来的人。我所有的泪水都流动在书里,而决不挂在脸上!
告状真的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一个说法,一个结论。而最初的动力则来自于家中多少给过我爱的两个人——母亲和小妹!(我在《妈妈,您的儿女是罪恶之人》里有比较详细的讲述)。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告状居然会变成了一种信念
如果我说,我这辈子所受到的最大的伤害——不是来自社会,也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亲人”——恐怕你会感到莫名其妙;
如果我说,我这辈子所得到的最大的关爱——不是来自于所谓的亲人,也不是来自所谓的爱人,而是来自最得不到我们人类关爱的弱势群体——恐怕你会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我说,我投入自己以及他人的告状成本,远远地超过了政府所给予我的赔偿款——恐怕你觉得难以置信;
如果我说,政府现在允许我成立受害者联合会,我会毫不犹豫地卖掉自己的住房投入其中——恐怕你会觉得不可理喻。
但是,我要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要知道——
从地狱走来的人最懂得无助
从地狱走来的人不能够熟视无睹
从地狱走来的人不能够容忍罪恶

对我来说,最大的快乐就是:还能够从瘫痪当中站立起来;还能够用这双软弱无力的手去帮助别人;还能够记录下这上百万字的罪恶!
当然,我常常也会这么问自己:苟延残喘的你究竟还能够支撑多久?并且,我也非常害怕受害人找上门来……
因为,我无能为力;
因为,我害怕听到罪恶;
因为,我的神经变得越来越脆弱;
因为,我的体质越来越差、人也越来越苍老;
因为,我真的很想多活几年——能够看到下一代的生命长大成人!
W
是在一个充满戏剧性的暴力场面认识我的——
那是2001年省两会期间,我专程从南平到福州去看望那些曾拥戴和爱戴我的受害者。要知道,在这个非常时期,信访局大厅里的告状人被当地警方抓走是分分秒秒都在发生的事!然而,当带着有关领导的口谕抓捕我时,数百名告状人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力量,竟敢与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展开了激烈的、前所未有的抗争”……其结果是:整个大厅陷入一片瘫痪,所有工作人员不得不停止接待!!!
这天,政府感到如临大敌,并为此专门召开紧急会议,当晚,就在这个大厅上方安装了监视器
当然,我遭遇到了秋后算帐”——一次次的报复性的镇压——屡屡坐牢!!!
我原本是个无神论者,然而,有一次,参加一个新落成的庙宇开光仪式,一位从未蒙面的主持突然冲我迎面而来,口里念念有词:
你原本不能够站立起来的……看来你做过不少好事……阿弥陀佛……”
这天,我豁然明白——原来宇宙间居然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在运作!
从此,我相信——“举头三尺有神灵
我是个好人,并且,我永远都会是个好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12/08 05:03:46 AM
范燕琼女士:我是一个与你同乡的人。非常钦佩你的勇气,你签了08宪章,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 金泽林 2008年12 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