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一个19岁烈士与8千元补偿金

1468

英烈瞿洪鑫

 

——一个打工仔见义勇为牺牲难道只值8000元吗?

【首发《中国维权联盟网》】作者范燕琼

 

20079月下旬的一个上午,正在案头改稿的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子打来的电话:那声音,那内容,深深的感动了我,也声声的刺痛了我,为此,我当即向她表示:一定会用我这三寸之笔帮其呼吁。

 

向我打来这个求助电话的是一位刚刚失去年仅19岁儿子的母亲。名叫方秀珍。家住: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淮河镇玉皇街1号。经过多次电话交流和书信往来以及电子邮件,我了解到了这样一些真实情况:

 

200610月,方秀珍儿子瞿洪鑫高考落榜后来到福建泉州打工,想因此来帮助渐渐老去的父母补贴些家用。然而,谁曾想到,四个多月后,这个乖巧而懂事的农民儿子会在一次英勇救人的战地中牺牲了。从而,引发了一连串悲哀的故事。

 

2007310日晚,准备回家补过春节的瞿洪鑫被他所在公司邀请吃饭。当晚12点多钟,瞿洪鑫在路过一个没有护栏的桥时,突然发现刚才正与大家伙儿在一起吃饭的女孩(以前他们互不相识)因呕吐而不慎落入桥下。下面是2米多深的河水,瞿洪鑫不假思索,立即跳入水中施救。这时,路过该桥的“摩的”师傅黄敬国和过仕山见状也赶忙来协救。然而,就在这个女孩被瞿洪鑫奋力顶起得救之时,瞿洪鑫自己却由于体力不支而沉入水底。

 

女孩得救了!瞿洪鑫却牺牲了!

 

最早将这个噩耗传达给方秀珍的是瞿洪鑫所在的公司,而且是311晚上8点多钟。父亲瞿晓武当即昏死过去。而且不止一次。诚然,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至今也无法接受永远失去唯一儿子的事实。

 

接到噩耗的当晚,方秀珍向六家亲友凑了12千块钱,包了两辆车,日夜兼程的赶往福建泉州。然而,这些钱在泉州这个较为发达的地区很快就花光了,最后连冰储和火化儿子尸体的钱也是由陪同她前去的亲友们临时七拼八凑起来的。

 

希望没有了。未来没有了。方秀珍夫妇拿什么来告慰自己和年仅19岁儿子的亡灵?每天抱着儿子骨灰盒且同样昏死多次的方秀珍不得不一次次的站立起来,去向有关部门讨个说法。

 

2007317日,泉州鲤城区公安告知她:瞿洪鑫的行为符合《福建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第二章第四条。两个月后的2007518日,泉州鲤城区见义勇为工作协会作出:授予瞿洪鑫见义勇为荣誉称号,奖金8000元。拿着这张薄薄的荣誉证书和8000元钱,方秀珍的手在颤抖!方秀珍的心更是在颤抖了!她不住的这样问自己:难道这就是儿子舍身救人的价值吗?难道福建竟是这样奖励和保护救人而死的儿子吗?从这天起,方秀珍就不停的这么追问着。回答她的是鲤城区公安的黄警官:就这8000元奖金也还是他和李大队长硬争取来的,并且还说,他们报上去是1万,只批准8000元。

 

一条如此年轻、如此壮丽的生命就1万元也不肯施舍!

 

是谁如此刻薄我们这位教育出英烈的母亲?又是谁将英烈的生命评价的如此之低?勿庸置疑,是那些手中掌握审批大权的政府官员。这使我不禁要问:难道你不知道生命的可贵?难道你看不到英烈母亲那滴血的心?难道你的心早已不是肉长的、而是经过了钢铁铸就的铁石心肠吗?

 

听到这样的答复,方秀珍寒心刺骨,当即就用她那颤抖的声音追问:这究竟是够儿子的安葬费呢?还是够来回的路费?然而,就这么个简单的问题,至今没有人回答。

 

痛苦不堪的方秀珍开始自己寻找答案。她首先找到了《福建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其中第十五条这样写道:因见义勇为牺牲的,参照国家有关因公死亡规定办理。符合革命烈士条件的,按照《革命烈士褒扬条例》规定办理。她看到这些条款认为:有了这样明确的法律依据,有关方面还有什么理由再来推脱呢?然而,她错了,而且,大错特错!法律写的再好,那也是纸上谈兵,在这个官僚主义盛行、人性道德严重溃败的国度里,法律从来就没有当官人的权利管用。

 

英烈瞿洪鑫和这位抚育出英烈的好母亲方秀珍注定要历经从流血到流泪的阵阵刺痛。

 

身体虚弱的方秀珍怀揣《福建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坚定地踏上了漫漫上访路。她先后三次来到福建泉州。她颤抖的脚印踏进过泉州鲤城区政府办公室。一个干部叫她去找民政局,她就到民政局,民政干部又叫她去找人事局,她就到人事局,在这里,一个副局长叫她再去找公安局,她就再去找公安局。这次公安找到了这样一条搪塞理由:那是针对国家公务员的,你儿子是打工仔,没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可是,这“十五条”里并没有注明必须是国家公务员见义勇为牺牲才是因公死亡啊!方秀珍据理力争,但最终还是被踢了出来。

 

可怜的英烈母亲就像是足球场上的皮球,被政府官员们踢来踢去,踢的她晕头转向,踢的她泪流满面,踢的她昏天黑地……

 

诚然,英烈的母亲被政府部门给无情的抛弃了!

 

而获救的女孩黄梅丽也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最为荒谬的是,其父母事后不久便声称:黄梅丽不是他们的女儿。为了自己泯灭的良知,这家人居然想出了如此绝招。

 

笔者认为:瞿洪鑫救人牺牲的行为完全符合《福建省奖励和保护见义勇为人员条例》第十五条之规定,是因公死亡,是革命烈士,是我们这个物欲横流、惟利是图、道德溃败时代最可爱、最难能可贵的英烈!

 

为了慎重其事,笔者还专门为此仔细查找《现代汉语词典》(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对见义勇为、英雄和烈士等几个关键词的解释。并将此公布于众。见义勇为:看到正义的事情奋力去做。英雄:1、才能勇武过人;2、不怕困难,不顾自己,为人民利益英勇斗争;3、具有英雄品质。烈士:1、为正义事业而牺牲的人;2、有志于建功立业的人。还有一个解释是:急公好义,挺身而出。由此可见,瞿洪鑫的行为完全属于英烈之举!

 

笔者曾为见义勇为英雄任建平和救人牺牲的陈永为摇旗呐喊。先后写过题为《从任建平申报的见义勇为,看无良官员的职业操守》和《任建平们——咱们不哭!》以及《金淑娥夫妇——我从灵魂深处唾弃你》。我之所以写这些文章,是呼吁政府,呼吁社会:要让我们的英烈们不哭。但面对如此众多的无良政府官员和如此众多的受益人那不愿回归的良知以及如此众多的见义勇为者及其家人那不堪忍受的负重而又无可奈何的尴尬局面,我们的英烈们却还是哭了,而且不断的在哭着。相信,如果瞿洪鑫九泉有知的话,他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和痛苦的几近死去的父母而痛哭流涕!

 

毫无疑问,见义勇为最大的受益者是政府,是国家,是我们整个人类社会,而政府对见义勇为者、尤其是对付出生命代价的英烈家庭负有义不容辞的抚慰和安顿职责。然而,无良的政府官员却将这样一个救济渠道给一次次的、硬生生的堵死。照此下去,让我们不妨来试想一下:如果英烈们知道自己的最终结局竟连丧葬费和路费都得让他的亲人来承担的话,那么,所谓的保护和奖励见义勇为的有关条款意义何在?今后还有人敢于见义勇为吗?这是我们的政府所不能逃避的问题,也是我今天写这篇文章所追问的。

 

为此,我再次发出沉重的呼吁:希望各级政府切实履行有关法律法规,有效而及时地将国家救济抚慰政策落实到位。以帮助他们迈过最艰难的第一关,并享受其应当享受的各项待遇。使这些为社会作出贡献而献身乃至牺牲的英烈及其亲人不再无助,也不在无望。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