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神州有泪]首页 

神州有泪
博客分类  >  其它
神州有泪  >  未分类
范燕琼:一个寒山古寺里的童话

1467

一个寒山古寺里的童话

 

这是一座千年古寺,坐落在南方一个云蒸霞尉的密林深处,古寺拥有几十亩农田和数百亩山地,这里的僧徒仿佛生活在一个世外桃源。寺内有一普同塔,供奉着自隋唐以来两千多位贤圣比丘(高僧)的舍利(灵骨),每逢清明时节,各寺院都会派僧徒到此参拜,焚烧祭祖。寺庙里有一位五十多年前就到此修行的老主持,法号德善。人世沧桑,光阴荏苒,如今,这位老主持已年近八旬,多少往事在这位老者的心里犹如过眼烟云,唯有十六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使他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仿佛就像刚刚发生在昨天似的,这件事不仅让他尽享人间天伦之乐,也给他带来了无休无尽的烦恼——

 

那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秋夜晚,尽管尚未到入冬时节,但密林深处的古寺却早已是寒气萧萧,这天晚上,老主持像往常一样,在烛光的相伴下,默默地读起经书来,但他毕竟年事已高,只读完一小段就开始感到有些疲乏,便打算早点歇息,正当他刚刚收拾起那本发黄的经书时,便隐隐听到一阵啼哭,那声音,时高时低,时断时续,凄凄惨惨,似猫嚎,又似婴啼,这使他感到很是纳闷,他想,这深山古寺何来婴孩?莫不是老生的幻觉?或是哪个不愿散去的冤魂还赖在这里抱怨着什么?老主持想到这,立刻双腿盘坐在藤榻上——为这个他自以为是个不愿离去的冤魂祈祷起来,然而,他越是祈祷,那哭泣声不仅没有消去,反而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啊!那分明是一个婴孩在哭!谁如此心狼,将婴孩抛弃在这荒山野岭?”老主持自言自语,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立刻联想到时常在古寺周边出没的野狗,他想,若不及时拾起这条小性命,既便不被寒风冻死,恐怕也难免遭野狗吞食,想到这,老主持口里念念有词:

 

“阿弥陀佛……出家人,见活救,见死埋。

 

老主持连忙站起身来,拿上那只已经燃烧了大半截的蜡烛,健步如飞而去。

 

沿着那条熟悉的羊肠小道,老主持跌跌撞撞地朝婴啼方向奔去,借着忽闪忽暗的烛光,在一棵弯弯曲曲的梧桐树下,老主持看到了那只破烂的纸箱里面躺着一个被几件大人的旧衣裳胡乱地包裹着的女婴,他连忙弃烛俯下身去,用颤巍巍的双手抱起那个已经被冻得浑身发紫的女婴。“阿弥陀佛……”,老主持不断地重复诵念着这句佛号,那女婴一被抱入怀中便酣然入睡。

 

老主持抱着女婴摸黑回到了寺院,心里面久久不能平静,望着这个襁褓中的女婴,他整个夜晚都在这么反反复复地苦思冥想:她究竟是被未婚女子所弃?还是被重男轻女的父母抛弃?弃婴人如此心狠究竟为哪端?襁褓中飘然落下一张薄纸,上面写着女婴的生辰——“啊!原来她昨日才刚刚降生,今日就遭遗弃,阿弥陀佛……”手捧薄纸,老主持禁不住潸然泪下。从这天开始,寺院里多了一个“小出家人”,而年近七旬的老主持则多了一份责任。老主持将女婴取名常英,从此,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着小常英,他们行影不离,相依相伴,不是祖孙,却胜似祖孙,古寺里无处不留下小常英那蹒跚学步的足迹。

 

小常英在古寺里面无忧无虑地一天天长大,她开口学会的第一句话,便是老主持时时刻刻诵念着的佛号——“阿弥陀佛”;老主持教她写的第一个词也正是“阿弥陀佛”这四个字。生活里的每一天对小常英来说几乎都是同样的一副画——佛门神殿,法门弟子以及一些前来寺庙里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尽管她天资聪颖,但她的大脑却怎么也想象不出外面的世界。渐渐地,小常英能从那些善男信女们那读到了一点外面的世界,她开始向老主持提出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这使老主持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些正常养育的孩子所应当知道的问题。

 

为了能够让小常英接受正规的文化教育,明白事理的老主持终于有一天作出了这样的决定:托人将小常英送往山下一所学校。从这天起,小常英走向了社会,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她永远地告别了无忧无虑的寺庙生活,她看到了一个远比寺庙大的世界,她上学的第一天,面对那么多的小伙伴,她感到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跟同学们开口说出第一句话,她甚至紧张的尿了裤子。

 

尽管小常英融入了一个远寺庙大的社会,也接触了远比寺庙多得多的人,但她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也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痛苦,她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恐慌!她看到同学们个个都拥有父母,拥有许多亲人,可这一切她全都没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她在好长一段时期里都不知道“家”是个什么概念,当她终于弄明白的时候,她就开始渴望有这样一个家,她常常为此而默默流泪。她每逢假期从学校回到寺庙里面来时,都会悄悄地、独自一人长跪在那一尊尊佛像跟前,诉说着几乎相同的那句话: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请告诉我,常英究竟从何而来,又将何去何从?”

 

然而,这一切,有求必应的菩萨没能告诉她,慈悲为怀的老主持也没能告诉她。

 

小常英的心事老主持心里一清二楚,他也常常为此黯然神伤,他深深懂得,小常英的人生轨迹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错位,无论他如何百般疼爱,终究代替不了一个家庭的功能,这也正是老主持今生今世无法治愈的一块心病,为此,他时常会这样困顿不已地问菩萨:

 

“老生做的这件事,究竟是在行善?还是在助恶?”

 

茫茫人海,老主持这辈子不知迎来送往多少匆匆过客,也不知做过多少救死扶伤的善事,唯独这件事让他感到万般无奈,万分苦恼,他真不知怎样安排这个女孩的未来。

 

现如今,小常英已经长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眉目入画的女中学生,然而,她没有亲人,没有快乐,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她心里面的那份孤独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心里面的那种痛苦也没有人能够为她释然。也许,这孤独,这痛苦将永远与她终身相伴。

 

这个在寺庙中长大的女孩面对的将是怎样的一种未来?而那对将她带到这世上来的父母是否还会想起这个曾经被他们抛弃在荒山野岭的生命?他们会为自己的这一行为感到过忏悔吗?这一切人们无从知晓。

 

但愿这世上,已身为人父人母者,多一点责任!少一点放任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